黄骅市人民法院

公告

当前位置:
黄骅市人民法院 >>
信息详情

甘做芦苇节高直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9日




 他,视使命为魂,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司法战线精彩“亮旗”,抒写着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与热爱;

    他,视法律为天,一心维护公平正义,办案2000余件,无一超审限、无一上访缠诉,做到明法析理,胜败皆服;

    他,视责任为山,把百姓冷暖与社会和谐大义一肩担起,埋头苦干,努力实践着人民法官“一心为民”的承诺;

    他,视事业为根,从法警、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到庭长,始终勇挑重担,固守着坚韧与执着。

    他就是黄骅市人民法院南大港人民法庭庭长董宪军,22年扎根基层法庭,用“公心”把公正捧给百姓的好法官。

    在名家笔下,南大港湿地上的芦苇,虽然“粗不过拇指,高不过七尺”,但“沼泽水淤锤炼胸怀韧骨,刚直自立节节高矗”,自有一番风骨。在当地领导和群众心目中,董宪军就是这样一棵芦苇。生于斯,长于斯,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壮举,但是身正心直,刚劲质朴,无私无畏,默默地“固土守堤”,用忠诚和热血书写大义人生。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强调,全体党员要把党和人民赋予的职责看得比泰山还重,而这正是董宪军多年来恪守的准则,他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宗旨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他先后荣获“河北省首届优秀青年卫士”、“河北省农垦系统劳动模范”、“沧州市优秀共产党员”、“沧州市首届十大杰出青年政法工作者”、“沧州市十大杰出青年卫士”等称号;8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荣立个人二等功,今年2月,被省高院荣记个人一等功;今年5月,省高院举办全省人民法庭庭长培训班,特意邀他介绍经验。

    他有芦苇的品格——正直向上,清正廉洁,一心维护公平正义

    1988年3月,18岁的董宪军调入原南大港农场人民法庭,成为政法队伍中的一员。在法警和书记员岗位分别工作两年之后,1993年3月8日,董宪军被黄骅市人民法院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开始了法官生涯。

    法官一生中可能会审理几千件案子,但许多当事人一辈子可能就进一次法院,如果受到不公正待遇,会给他留下深深的伤痕。伤害了一个当事人,就多了一个不相信法律的人;维护了一个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会增加一分人们对法律的信仰、对社会的信心——董宪军把这段话工工整整地抄在笔记本上,牢牢地印在脑海里。

    此后,他以办案2000余件,无一超审限、无一上访缠诉的佳绩,实践着一个基层法官对法律如天的恪守,对公平正义的坚持。

    董宪军常说,老百姓打官司图的是一个“理”字,求的是一个“公”字,如果不能让胜诉者赢得堂堂正正,让败诉者输得明明白白,就是法官的失职。

    1996年,南大港某化工厂把山东一家油脂公司起诉到南大港法庭。接到开庭通知后,被告方经理费起了心思:自古当街不向外来的,法官能一碗水端平吗?

    一天晚上,他悄悄找到任主审法官的董宪军家,掏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这1000块钱就当交个朋友,只要您能照顾一下,我们不会忘了您的好处。”

    “交朋友可以,钱决不能收!”董宪军毫不犹豫地把信封塞回去,“在案件处理上,我们一定会依照法律,不偏不倚!”

    几天后,判决出来了。尽管败诉,但这位经理觉得董宪军审理得十分公正,欣然送来一面“廉洁无私,执法公正”的锦旗。锦旗上这八个字成了董宪军不断追求的目标。

在很多人心目中,法官身着法袍,胸佩法徽,是一个威严的职业。殊不知,为了维护公平正义,他们几乎每天都要面对情与法的抉择、正与邪的较量。

    1999年,董宪军审结了一起经济纠纷案件,败诉方刘某多次托人和董宪军“套近乎”,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每次都让董宪军给顶了回去。

    刘某恼羞成怒,公然放出狠话:“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他点儿厉害尝尝。”

    一天晚上,几名满身酒气、手持砍刀木棒的青年闯进董宪军的家,恶狠狠地问:“刘某的事看来你是不打算抬手啦?”

    “这是法律判定的,谁也无权改变。”董宪军义正词严。

    “你就不为自己和一家老小想想?”几个人扬了扬手里的家伙。

    “我是一名党员、一名法官,维护法律的尊严是我的使命。到是你们要想想,年纪轻轻公然违法会断送青春、伤害家人。”董宪军面无惧色。

    几个人愣怔了片刻,悻悻地走了。

    当晚,董宪军和执行干警依法对刘某采取了拘留措施,并对其他滋事青年作出相应处罚。第二天,案件顺利执结。

    有人形容南大港的人际关系犹如芦苇的根脉,你连着我,我连着你,不是亲戚,就是朋友。生于斯长于斯的董宪军,亲戚、朋友自然不少。但他给自己立下了规矩:凡是违背法律、违反原则的事,再熟的人也不给面子。

    任副庭长的时候,一位表哥因拖欠别人钱款被告上法庭,于是找到董宪军,希望他想办法拖一下。

    董宪军自幼和表哥感情很深,这次表哥找上门来,不帮,从情感上说不过去,帮,又有违良心和公正。思忖了半天,他说:“表哥,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还是尽早把钱还上吧。”

    “这可是我第一次开口求你,你真要‘胳膊肘朝外拐’?”

    “正因为是亲戚,你更该支持我的工作。”

    “你真是六亲不认!” 表哥硬邦邦地甩下一句话摔门而去。“六亲不认”的董宪军见劝说无效,忍痛采取了拘留措施,“逼”着表哥把钱还给了“外人”。

    事后,尽管董宪军一再登门解释,但每次表哥都是冷眼相待。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夸赞董宪军是个“正直的好法官”时,表哥才慢慢理解了他。

    他有芦苇的风骨——迎风傲立,勇于担当,能够化解棘手难题

    24岁担任副庭长,27岁成为正科级审判员、负责经济审判和执行工作,30岁走上庭长岗位,很多人暗自羡慕董宪军的“幸运”。但熟悉董宪军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上帝”的偏爱。

    进入法庭之后,董宪军深知当一名合格的法官,必须精通国家法律,而这正是自己欠缺的,怎么办?学! 当年,他就报名参加了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法律专业的学习。

    老庭长董居亮对他的好学记忆犹新:“只要法庭的办公室晚上十一二点还亮着灯,不用问,十有八九是董宪军在,要么加班,要么学习,就连出差办案他也揣上几本书,走一路学一路。”

    1993年,董宪军顺利地取得了专科文凭,在报考本科段学习的同时,又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本科班的花名册上“添上”名字。当时很多人不解:“当法官学法律‘天经地义’,费时费力学经济有什么用?”

    熟悉董宪军的领导和同事知道,董宪军学习不是为了文凭,而是为了求知。董宪军想得远,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只有竭尽全力完善一个法官的知识和能力结构,才能提高驾驭复杂疑难案件的审理能力。两年的时间,董宪军以优异成绩修完了党校24门必修课和12门选修课。2000年,取得高教自考法律本科文凭,并被授予学士学位。

    深厚的理论功底和日渐丰富的办案经验,让董宪军如虎添翼,领导放心地把更多担子压在他的肩上,同时,组织上也看准了这棵好苗子,精心培养。1993年6月,董宪军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人民、法律、事业,在这位年轻党员的心头变得更重。

    1997年初,董宪军接手了南大港农场第一起破产案件——南大港化工公司破产案。经深入调查,认为这家企业符合破产条件,遂依法宣布破产。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董宪军接到破产企业留守负责人的电话:职工们把厂子给砸啦。他心里一紧,放下电话直奔工厂。

    现场一片混乱,厂房门窗玻璃被砸得粉碎,职工们拥堵在大门口吵吵嚷嚷。得知董宪军就是“让厂子破产”的法官时,大伙立刻围拢过来,把怨气和怒火一股脑地撒向了他。这个说,“我们的饭碗子都砸了,几块玻璃就砸不得?”那个喊,“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今后怎么办?”一些女工甚至嘤嘤地哭出了声。

    面对责难,董宪军没有上火,“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不能用这种过激的方式。”随后,他详细讲解了有关的法律知识,摆明了破产的利害关系,几经劝解,大家的情绪暂时平复,纷纷散去。

    回到办公室,董宪军紧蹙双眉在屋里踱来踱去,桌上烟灰缸里烟蒂堆成了小山,职工们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是啊,300多名职工,身后就是300多个家庭,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肯定会影响社会稳定。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方案在脑海中闪现出来。他立刻冲出门,跑到农场领导的办公室,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利用岗位分流、社会保障政策,用最短的时间解决下岗职工生活和就业问题。

    领导采纳了他的建议,并且立即协调有关部门办理,董宪军的眉头舒展了。

    此后一年多的时间,董宪军审结了12起破产案件,都把下岗职工的安置放到首位。12家破产企业的785名职工,大部分得到妥善安置,未发生一起集体上访、闹事事件。

    更难能可贵的是,当时尚无审理破产案件的制式文书,董宪军根据平时所学和审判实践,制定了20多种法律文书,成为南大港法庭的“创举”。

    董宪军对使命的忠诚、对司法为民的追求,从此也有了新的升华——法槌虽小,却不能轻易敲;审理案件,不能引用法条一判了之,善于把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起来,才是一名合格的法官。

    2008年底,一场席卷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突然袭来,南大港某化工企业资金周转出现困难。2009年7月,20多名债权人陆续到南大港法庭提起诉讼,标的额高达380万元。

    这是一家南大港的支柱企业,如果令其立马还钱,无异于雪上加霜,企业难以为继,势必影响发展和稳定。

    深知案子分量的董宪军没有轻率地开庭判决,而是全力调解,经过10多次孰轻孰重的开导、眼前长远的比较劝说,20多名债权人均同意让这家企业分期还款,最终案件全部顺利执结,这家企业也逐步渡过难关。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2000年任庭长后,董宪军把司法理念的升华拓展到整个法庭,充分发挥模范带头作用,着力锻造一支“公正司法、能动司法、一心为民”的“铁军”。

    ——他敢于揽下很多是非和人们的不解,从不利用手中的权力影响办案人员,自2000年以来,法庭共审执案件3638件,没有办理过一起关系案、金钱案,没有一起超审限,没有一起涉法上访和缠诉。

    ——他带领全庭干警在提高办案效率上下功夫,在保证办案质量的前提下,平均个案办案周期仅为22.7天,减少了当事人的诉累。

    ——继2008年对婚姻案件中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等问题出台裁判标准之后,2009年南大港法庭又对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件做了规范统一,被视为基层法庭以新思维、新对策解决难题的“范本”。

    ……

    近年来,南大港法庭连续5次被共青团河北省委命名为“青年文明号”,连续6次被沧州市委、市政府命名为“文明单位”。2008年,被省高院荣记集体一等功,是当年获此殊荣的唯一基层法庭。

    黄骅市人民法院院长单继泽评价说:“董宪军不仅带出了一支‘自身正,自身硬,自身净’的队伍,而且充分发挥司法智慧,主动司法、能动司法,巧解当事人之间的‘结’,破解一个个难题,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相当难得。”

    他有芦苇的情怀——扎根基层,一心为民,让百姓感受到法律的温暖

    清官难断家务事。南大港法庭受理的案件,绝大多数偏偏就是涉及婚姻、赡养的家务事,以及邻里纠纷的案子,看起来平凡、琐碎,可处理不好,很容易“一日起诉讼,世代结冤仇”。

    王春和张东住对门儿,本来两家走得挺近,王家有事张家帮忙张罗,张家做了好吃的忘不了给王家端一碗。2007年夏天,两家因过道儿的事闹翻了,王春一气之下把张东告上法庭,张东也不示弱,扬言“鱼死网破”。

    董宪军第一次把双方请到法庭了解情况时,两人情绪异常激动,还差点动起手来。一次、两次、三次……董宪军不厌其烦找当事人做工作,快把门槛踏破了,两人还是“顶牛”。

    董宪军第十次登门时,双方的争斗已然“升级”:王春在张东家门口堆起一个大草垛,张东把几桶粪便泼到了王春家墙壁上。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只能走判决一条路。董宪军却坚持认为:“两人不是因为什么大事打官司,讲明事理,就能把他们的疙瘩解开。”他组织干警顶着毒辣辣的日头,一抱一把地挪走了草垛,然后不顾恶臭,拿着铲刀一点点儿清理墙上的粪便。

    王春和张东再也坐不住了,一起出来向董宪军致谢。董宪军就势拉着两人找个树荫坐下,掰开揉碎讲“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看着董宪军疲惫的面容、满脸的汗水,王春和张东眼睛湿润了,当即表示冰释前嫌。

    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在这样一个“小案子”上花这么大气力值吗?董宪军说:“基层法庭在很大意义上不仅仅是保持法律的威严性,更要强调亲民和解决矛盾,调解无疑是一种好办法。”

    基于这种认识,不管什么样的案件,董宪军都尽力寻找法理和情理的结合点,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维护和谐。

    2008年4月,南大港法庭受理了一起离婚诉讼案件,双方在法庭上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中午休庭时,女方赌气把一岁左右的孩子放在了法庭门口转身就走,男方也是不管不顾扬长而去。

    董宪军和审判员张云增、石玉泉赶紧把孩子抱到办公室,并买来饼干和牛奶喂孩子。

    下午两点多,双方当事人再次来到法庭,看到孩子在董宪军办公室的沙发上香甜地睡着,身上盖着董宪军的衣服,而董宪军疲惫地坐在孩子身边,十分感动。董宪军趁热打铁:“看看孩子多可爱呀,组成一个家庭容易吗?两口子过日子,能没矛盾?谁是谁非,是一个人的错?还是为孩子想想吧。”小两口羞愧地低下了头。

    如今,夫妻俩每次遇到董宪军都是感激万分:“当初要不是您,我们家早散了。”

    作为一名新时期的基层法官,不仅要心中有法,更要掌握化干戈为玉帛的“法儿”。董宪军和干警们认真总结,细心揣摩,总结出了情感沟通法、换位思考法、案例疏导法、反向借力法、舆论引导法等13种调解方法。近几年,南大港人民法庭审结的案件调撤率一直保持在90%以上,今年以来调撤率高达94.7%,达到了“案结事了”的理想目的。

    每天面对繁琐的案情,董宪军总是充满激情和温情,用公正、尊重与耐心,让老百姓抚摸到司法的温暖。

    2008年6月,董宪军主办了一起侵权案件,被告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太,经过审理,老太太败诉了。宣判后,一脸失落的她走到董宪军面前,把自己的不解又陈述了一遍,董宪军再次耐心地把相关法律一条一条讲给她听。

    “小伙子,我听你说得在理,以后我有了问题,还来找你行吗?”

    “没问题”,董宪军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在一张纸上递过去,“您老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老太太拉住董宪军的手,一时说不出话来。

    案结情未了。从此以后,董宪军义务当起了老人的“法律顾问”,不厌其烦地接受老人的咨询,最终化解了老人积郁心中的困惑。

    “我帮助这位老人,就是想让她明白,虽然官司打输了,但是社会并没有抛弃她,让她相信公平正义,鼓起生活的信心。”董宪军说。

    他有芦苇的境界——忘我奉献,痴心不改,全身心扑在事业上

    加班,出差;出差,加班……妻子刘晓梅已经习惯了董宪军“不着家”的日子,她清楚地记着,有一年董宪军竟有207天在外地办案。

    1995年6月,刘晓梅着床分娩,沉浸在初为人父喜悦之中的董宪军笑呵呵地忙个不停。孩子刚出生,董宪军的手机响了,他走到一边低语了几句,眉头紧锁回到病房,看着产后虚弱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欲言又止。

    刘晓梅看出了他的心事,低声问:“是不是又有案子?”

    “庭里有个特别紧急的案子,我得立刻去秦皇岛。”刘晓梅扭过头去,委屈的泪水打湿了孩子的襁褓……

    一周之后董宪军办完案子回来时,妻子和孩子已经出院。至今,董宪军内心还有一份深深的歉疚。

    刘晓梅是南大港医院的医生,工作特别忙。董宪军经常不在家,只得委托老人和亲友甚至同事帮助照顾孩子、忙活家务。日子久了,她心里也有怨气,可偏偏丈夫连埋怨的时间都不给她。

    2006年秋天,董宪军出差去了河南,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刘晓梅暗下决心,等“甩手掌柜”回来,一定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终于董宪军回来了,“自知理亏”的他一进屋脸上堆满了笑。

    “你还知道回来?”

    “这话说的,我的家我怎么不回来?”

    “你还知道这是你的家呀?想想你给这个家做过些什么?!”刘晓梅的声调提高了。

    “这是给孩子买的吃的,这是给你买的毛衣。”董宪军赶紧掏东西“讨好”。

    看着董宪军“诚惶诚恐”的样子,刘晓梅的心软了。接过毛衣看了看,样式不错,可一比量,刚压下去的火又上来了,毛衣整整大了一号:“你光知道忙案子,连我穿多大号衣服都忘了……”没人搭腔,回头一看,董宪军头歪在沙发上发出了鼾声。看着丈夫累成这个样子,刘晓梅的眼圈儿红了,怨气霎时无影无踪。

    是董宪军寡情吗?不是!刘晓梅知道,他是一个重感情的汉子,对于家,他自有爱的表达:如果哪个休息日“碰巧”能安稳地在家呆着,拖地、洗衣服、做饭,他忙个不停,想着多还点儿“欠账”;去徐州办案染上“红眼病”,怕传染家人,他把自己“隔离”在书房里一周;女儿生病去北京治疗,他想起向孩子许下的“抽时间爸爸带你去公园”的诺言,直到孩子上了高中还没兑现,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泪洒衣襟……只是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他不得不把留给家人的时间压缩、再压缩。

    在外出办案的途中,董宪军曾5次遭遇车祸,最严重的一次是1999年,右腿膝盖留下伤残。2008年底,旧伤复发,家里人约请北京的专家来给董宪军做膝关节镜手术,当专家赶到南大港时,董宪军却去了滴水成冰的辽宁,为当地某法院错划南大港产业园区376.6万元资金的案件奔波。专家只能留下一句叮嘱:天气寒冷、过度劳累会导致病情加重,耽搁了手术,后果不堪设想。

    领导和家人赶忙把电话追过去,催促董宪军回来。“案子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办完了我再回去。”董宪军只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三天之后,案子漂亮办结。一回到南大港,领导、同事和家人立即把几乎走不了路的董宪军“押”到医院。尽管疼得冷汗直淌,他仍含笑安慰大家:“钱如果要不回来,我没法向父老乡亲们交代;现在行了,就算我这条腿不要了也值了!”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俗话说,“伤筋动骨100天”,可手术后的董宪军只休息了10多天就躺不住了,病房成了临时工作场所,刚刚能下地,就拄着双拐“挪”到单位忙起了案子。

    南大港法庭被上级法院授予民、商事案件审判职能和执行权限。在不少人眼中,一庭之长“大权在握”,只要“活泛”一点,“发财”很容易 ,但董宪军却不屑于此。

    “破法之甚莫过于法者自践于法”。在董宪军心中,带头公正办案,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才是一个法庭庭长手里最大的权力,“作为一名法官,吃了拿了,心里的公正就偏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了贪了,就给组织抹了黑。”

    有人替董宪军算了一笔账:一年到头“泡”在案子上,不比谁多拿一分钱,家里的事顾不上,亲戚朋友得罪不少,太亏了!

    董宪军有自己的一番道理:“法官也是普通人,不想个人的事不可能,关键是怎么想。是党的培养,让我从一个普通青年走上现在的岗位,如果尽算个人的‘小账’就会越算越亏,多算算党和人民的‘大账’,多看看通过自己的努力给社会带来的和谐,给群众带来的安宁,给党旗增添的光彩,值!”

    芦苇,一种再平凡不过的植物,但为了一方水土的丰饶,甘愿奉献自己的一切。

    一页页翻阅董宪军20多年法官职业生涯案卷,不难发现,他几乎用生命中一切最宝贵的东西守护着法律的尊严。正如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领导称道的那样:董宪军20多年扎根基层法庭,在普通的审判岗位上,实践、升华着“公正司法,一心为民”的郑重承诺,回答了“什么是司法为民、如何服务发展、怎样让人民满意”这一重要课题,他的言行无愧于党的使命、无愧于法官的职责。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涉案当事人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