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市人民法院

公告

当前位置:
黄骅市人民法院 >>
信息详情

关于离婚案件中未成年子女抚养权问题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3日




关于离婚案件中未成年子女抚养权问题的调研报告

黄骅市人民法院  许淑月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的婚姻家庭观念也随之发生变化。据调查统计,在我院受理的民事案件中,离婚案件所占比重呈逐年上升之势,而离婚案件中财产和子女抚养权的争夺是案件处理的核心。通过对我院离婚案件的子女抚养权的调研,以期发现立法、司法解释和执法中存在的问题,更好地完善对离婚时子女抚养权归属问题的处理。

一、近三年我院审理的离婚案件总体情况

我院下辖10个乡镇、327个行政村、3个街道办事处和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十个乡镇、三个产业园区,总人口44.35万人。近三年,共收案22578件,结案20901件,其中离婚案件收案2396件,结案2314件,占收案总数的10.61 %,调解或者判决准予离婚的离婚案件1979件,占离婚案件数的85.52 %,其中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的1486 件,占准予离婚案件总数的75.09%。其中以调解方式解决子女抚养的996件,以判决方式解决子女抚养的490件。

二、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离婚案件的特点

1、判决不准予离婚或调解和好的较少。在审结离婚案件中,调解和好撤诉、判决不离的离婚案件并不多,判决离婚、调解离婚占多数。另外,随着经济的发展,外出打工人员增多,去向不详或下落不明而提起诉讼的离婚案件增多,导致通过公告送达的比例增大。

2、判决、调解离婚案件中涉及未成年人抚养问题的案件占75.09%。在三年间判决离婚的1979件案件中,涉及子女抚养的案件有1486件,占总数的75.09%;因未生育或者子女死亡以及子女成年等原因不涉及子女抚养问题的案件有493件,占总数的24.91%。

3、涉及未成年人抚养案件中未成年子女的年龄结构:两周岁以上十周岁以下的案件1010件,占比达67.97%,十周岁以上年龄段,有358件,占比为24.09%。不满两周岁的未成年子女案件数为118件,占比为7.9%,极少。多子女案件为132件。

三、审判实践中离婚时判决或者调解未成年子女抚养权归属的考虑因素

1、不满两周岁未成年子女抚养权归属考虑因素,从调研结果看,法院在判决处理不满2周岁子女的抚养权时,较为注重对哺乳期子女及母亲的保护,70%以上判归母亲抚养,个别调解或者其他母亲无法或不愿意抚养的归父亲抚养。王某诉刘某离婚案件中,双方均系再婚,婚后生育一子,该子患有脑瘫且先天双目失明、双足外翻,女方刘某在孩子四个月时离家,后男方王某起诉离婚,经法院调解双方离婚,幼子随男方生活。

2、两周岁以上不满十周岁未成年子女抚养权归属考虑因素,从调研结果看,以现状作为判决因素的居多,占47%以上,综合考量的占22%,以子女年龄尚幼小或者以性别方便照顾为由判归女方的占18%,以一方存在有不利于抚养子女的情况而判归另一方抚养的占5%,其他原因判归另一方抚养的占5%,一方缺席或者公告判归原告的占3%。大部分判决书对子女抚养的说理不够充分,仅采用套话一带而过。而这一年龄段的子女抚养权离婚双方争执最大,法官也最难以把握。在宋某与张某的离婚案件中,宋某36岁两次婚姻两次生子均为剖腹产,张某44岁,宋某以自己不能再生育为由主张抚养三周岁的女儿,张某以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可以帮助照顾女儿为由亦主张抚养,该案在开庭之前和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因孩子抚养问题情绪激烈,法官在综合考量了原被告各自情况后作出了如下判决“关于婚生女张某利的抚养,被告主张自己的母亲可以帮助照顾孩子,另外被告代理人张某凤也明确表示可以帮助被告照顾孩子,但综合考量本案实际情况,被告母亲已经73岁,而张某利系女孩,现年不满四周岁,年纪尚幼小,虽然被告代理人张某凤作为张某利的姑姑也可以帮助照顾孩子,但作为幼小女孩无论从心理、身体还是感情都是随母亲生活更为适宜,且张某利一直随原告生活,改变生活环境对其健康成长也不利,为有利于子女成长并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婚生女张某利以随原告生活为宜。”本案中,法官不仅考察了原被告的经济能力,也考察了原被告的生活环境,在进行综合比较后,作出了如上判决,最终,原被告服判息诉。

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抚养权归属考虑因素,从调研对象看,有65%因父母双方协商一致直接确认了抚养权,有27%因双方不能协商一致法院依法征求子女个人意见确认抚养权,有8%因一方缺席或者公告而直接确认抚养权。在田某诉曹某离婚案件中,长女曹某芹已成年,儿子曹某林16岁,田某、曹某二人同意离婚但均不愿意抚养儿子,法官告知二人,离婚是夫妻的自由,但抚养未能年子女是夫妻法定义务,如果二人均不抚养儿子,法院将判决不准予二人离婚,最终女方田某同意抚养儿子,法院在得到田某林个人确认其愿意随母亲田某共同生活的意见后,判决准予了田某、曹某离婚。在王某诉赵某离婚案件中,双方生育一女两子,长女王某君14岁患有脑瘫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且后期需要大笔康复费用,长子王某博8岁、次子王某阔6岁,女方赵某同意长女随男方王某生活、次子随自己生活,各自承担各自孩子抚养费,长子随谁生活由长子自己决定,最终法院在衡量原被告抚养能力及长女状况情况下作出如下判决“因王某博未满十周岁,现随原告共同生活,而原告有稳定的收入且愿意抚养王某博,另外跟随原告生活的长女王某君又身有残疾(脑瘫),故综合考虑,王某博以跟随原告共同生活为宜,抚养费由原告自行承担。”原被告双方服从判决。刘某诉李某离婚案件中,双方生育两女一子,长女年六十八周岁就读高中,次女十二周岁就读小学,儿子现年6岁,女方刘某要求抚养次女,法院依法征求次女意见,次女坚决不同意随母亲生活,要求随父亲生活,长女表示可以随母亲生活,但女方刘某表示或者抚养次女或者一个孩子都不要,该案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三个长女全部随男方李某生活,女方刘某以应分得的夫妻共同财产折抵三个孩子的抚养费。

4、关于多子女抚养权归属的考虑因素,从调研对象看,多为将多子女的抚养权拆分判归父母各一方,且男孩随父亲、女孩随母亲,或者年龄大点的随父亲,年龄小些的随母亲,体现了法院的主要考虑因素为父母双方的利益,即保证父母身边有子女陪伴。李某诉王某离婚案件中,第一次起诉时,因二人系自由恋爱,共同生活近十年,生育两个儿子,男方坚决不同意离婚,女方亦没有证据证实双方存在构成法定离婚条件的情形,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判决半年后女方再次起诉离婚,虽男方仍坚决不同意离婚,但因双方已无和好可能,法院判决二人离婚,因次子一直随女方李某在女方娘家生活,故次子随女方生活,长子随男方生活,为保证两个孩子之间不因父母离异而隔断感情,法院酌定每个月原被告各自探视对方孩子一次,每次探视保证两个孩子都能见面。张某伟诉张某静离婚案件中,双方均系再婚且各自带一个孩子,二人再婚后又生育一对双胞胎儿子,双胞胎8岁,张某伟要求双胞胎儿子夫妻二人分开抚养,张某静亦同意张某伟意见,但法官考虑原被告二人子女现实情况,二人已经因第一次婚姻各自带着一个孩子,这次离婚再一人增加一个孩子,双方尚年轻还要再婚,将来孩子之间要如何相处,孩子和父母之间又如何相处,双胞胎兄弟分开之后的感情又该如何维系,为了能给夫妻和孩子们一个相对好一点的家庭环境,经过法官的努力,最终张某伟同意双胞胎儿子均随自己生活。

综上,在法律没有明确抚养权归属标准的情况下,法院对子女抚养的判决或者调解,多以双方协商一致为主,辅以综合考量等因素,但在不是协商一致情况的判决中虽然写明是综合考虑,但在事实查明部分和说理部分并无理由阐述,套话较多,无法体现法官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遵循了未成年人利益最佳原则。

四、审判实践中离婚案件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权归属判断存在的问题

1、未成年人年龄段划分不科学。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用六个条文详细规定了在实务中如何处理抚养权归属问题,即将子女分为两周岁(含)以下、两周岁以上十周岁以下(均不含)和十周岁(含)以上三个年龄段,规定了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的不同判断因素,还规定了可轮流抚养。但是,在审判实践中哪一年龄段需要母亲照顾,有的认为四至五周岁以下,有的认为十岁以下,存在较大自由裁量权,不利于统一裁判标准。

2、片面考虑子女现状,未成年人最佳利益原则体现不够。通过上述调研可见,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权的离婚案件中的未成年子女在两周岁以上十周岁以下的占比最多,根据《意见》第三条的规定,对此年龄段子女抚养权归属的认定,应考虑以下四方面因素,即“(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但上述因素均未将未成年人利益最佳原则作为优先考虑的因素,且(1)和(3)的因素,从理论上看完全是以父母利益为中心,而从调研看,此类案件不多,占比最多的是(2)的现状因素。因司法实践中执行较难,因此未成年子女的“现状”成为法院考虑的首要因素,而“现状”究竟对未成年子女是否有利,法官无力调查。且调研还发现,有相当数量的“现状”背后都有隔代抚养的因素。

3、缺乏对发现父母双方均有对未成年子女抚养不利因素时的处理规定。调研中发现,有部分案件中存在双方均有抚养未成年子女的不利因素。如双方均吸毒,或者一方有重病需治疗而另一方服刑的,从未成年人保护视角看,无论判给哪一方都对未成年子女的成长不利,但因法律、司法解释均缺乏相关规定,法院只能或者依照双方的协商,或者以套话为理由选择一方判决子女抚养权的归属。还有双方都要求不抚养子女的案件,法律无明确处理意见,导致法官无所适从。

4、简单拆分多子女的抚养权归属。调研发现,在多子女抚养权归属案件中以离婚夫妻各抚养一个占据多数,呈现简单拆分化现象,即使是双生子也是一人一个,而并非从未成年子女的成长角度出发判决子女抚养权的归属。

五、解决问题的对策

针对上述问题,提出以下建议,以期更好地保护离婚案件中的未成年人利益。

1、明确划分未成年人的各年龄段。将两周岁或者三周岁以下作为一个年龄段,规定该年龄段的子女原则上应由母亲抚养。两周岁或者三周岁以上八周岁以下作为一个年龄段,总结实践中对未成年人成长的有利因素,按照未成年人利益最佳原则由法院综合考虑,并删除隔代抚养的考量因素。而对于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应当征求该年龄段有表达能力的未成年人的意见,而不必建立在父母有争议的前提下,同时,将征求子女意见仅仅作为重要参考因素而不能作为唯一的因素,从而充分保障未成年人在涉及自身利益问题上的表达权。

2、明确规定不应当判决抚养权归属给不利方的情形。在保留《意见》中有关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原则和不利因素规定的前提下,结合调研中发现的不利于未成年子女成长的具体情形,明确不应当判决抚养权归属给不利方的情形,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未成年人利益被父母侵害的后续问题。

3、倡导多子女抚养权归属由一方抚养的判断理念。兄弟姐妹的相处是儿童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一环,不应因为父母离婚而被拆开,因此,有必要纠正审判实践中简单拆分一人抚养一个的判决模式,当然,半血缘的兄弟姐妹应该规定在除外情形中。不过,也必须考虑强制让一方抚养两个子女所造成的负担。因此,建议做出倡导性规定,即离婚中处理多子女抚养权案件时,人民法院应将多子女的抚养权作为整体予以考虑,可能的情况下应尽可能使多子女在父母离婚后仍能共同生活、共同成长。

 

友情链接